No name

准备弃号……
_(:зゝ∠)_想想还是算了。

【瑞金】塔顶(一发完)

瑞金,ooc注意,原著向(可能,和剧情没什么关系)

   

我和母亲驾着小船驶出了港口,不知道为什么父亲没有同我们一起。前方梗在水天之间的那座塔,从一根针变成了眼前的庞然大物。

我不用回头都能看见被染得火红的故乡。

母亲一直死死地握着我的手,不知不觉地小船渐渐慢了下来。

平静的海面突然泛起一层薄雾,很快吞噬了一切,我被白茫茫的世界包围,但之后却陷入了黑暗……

……

“我很抱歉,我的孩子……”

一个遥远的声音,下一秒突然在耳边炸开。

“登上塔顶吧,这是你的……”

其中混杂着一些模糊不堪的呓语般的轻喃。

我的什么?

选择?命运?或是……惩罚?

那个声音慢慢越来越淡,仿佛被揉进风中。

眼前依旧一片漆黑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就在晃神的瞬间,氛围变了。此时就像身处闹市,无数个声音蜂鸣般和着。

“喂——格瑞!”

“咱们俩一起,那就天下无敌了!”

“格瑞,(模糊),对不起……都是我不好……”

“快住手……(模糊)你快给我住手!”

这是……

金?

“格瑞,我们做朋友吧!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格瑞……”

“格瑞——!”

格瑞猛然睁开眼睛,眼前的金毛和梦里的影子叠在了一起。

金发的少年松了口气,说着:“太好了,你可算醒了。不过你这次睡得可真沉,叫你半天都没反应,害我都开始担心了。哦,对了对了!格瑞你知道吗?我刚才在那边啊……”

格瑞撑着昏沉的脑袋从地上坐起,看着少年一边滔滔不绝地说着自己刚才看到的有意思的东西,一边拍了拍刚刚掉到地上的帽子,一顶蓝色的鸭舌帽。

“好了!格瑞我们快走吧,今天都是第七天了,离塔顶肯定不远了!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格瑞默默跟上少年轻快的脚步。

……

他记得,他都记得,关于前面一蹦一跳的少年。

在登格鲁星上的点点滴滴。

在凹凸大赛上预料中的重逢。

那个迟到了三个月却奇迹般顺利通过预赛的家伙。

以及之后的竞速赛、积分赛……

而现在,凹凸大赛已经结束了。

但这期间的记忆却是一片空白。

结束了?怎么结束的?又是什么时候?

知道的只有“结束了”这个结果。

再之后,格瑞看见自己推开了这座“塔”的大门,他只知道,自己必须登上塔顶。脑中干巴巴的。

大门的背后就是这名少年。

格瑞第一眼就确定了。

他是金。

同时也肯定。

他不是金。

令人熟悉的外模样和缩水了的身高。

他是八岁时的金……但这么说又不太准确,因为他没有相应的记忆。在这个“金”眼中,“格瑞”只是一个刚认识七天的陌生人。

格瑞看着眼前的金,缓缓地沉下了眼。

这个金自称是“塔”的引导人,除了不停地承诺一定会帮助格瑞登上塔顶外什么也没说。恐怕他知道的也很有限。

引导人是什么?

这座塔是什么?

塔顶上又有什么?

虽然心上压着一堆疑问,但是格瑞看着不停夸下海口的金,只是问了一句:

“你认识路吗?”

果然,金的笑容僵住了。

“呃……这个……不,不认识……但是没关系啊!我以前也经常迷路但最后都能找到路的,这一次也一定没问题!”

格瑞突然想别过脸,现在想不承认这是自家缩水的发小也挺难。

……

根据模糊的记忆,似乎此行与凹凸大赛有关,但具体就无从得知了。

但登塔的过程异常顺利,但是好像不太对。

这次登塔究竟是为了什么?

考验?那未免太简单了。

惩罚?那未免太轻松了。

与其说是登塔,倒不如说是走走迷宫,只要找到下一层的出口就算通过。而这对这位有着出色直觉的引导人来说,这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而且如果是考验或者惩罚,引导人的存在也说不过去。

并且在塔中感觉不到饥饿和疲倦,但是总会在某个时刻就突然感到一阵晕眩,而后就陷入了死一样的沉睡。

“格瑞?哦……‘今天’结束了啊。晚安,格瑞。”

每一次,意识的最后都是这句话。

金到底……

如果他不是金,那真正的金呢?

格瑞的眼神不禁暗了暗。

而走在前面的金突然就停了下来。

格瑞还没来得及疑惑,就见金回过头,脸上写满了说不出的激动。

“格瑞你快看!我们是不是到了啊?”

金只想前方的一扇门,像是用金色和橙色的玻璃随意地拼凑起来,看不出有什么图案。

脚下仅剩的一段台阶正通向那扇门。

就是这了。

“嘿嘿……我就说能找到的吧。怎么样,怎么样?”金开心地笑着说。

格瑞看着金,有些发怔。

“那个,我叫金,你呢?”

“格瑞,那我们做朋友吧!”

金……他真的不是金吗?

在格瑞愣神的期间,金“噔噔噔”地跑到了门前,伸出了手——

……

回过神的格瑞看到的是从台阶上摔下来的金和碎了一地的玻璃。

没有犹豫,他冲出去接住了金。

“……格瑞?”

金勉强将眼睛睁开一条缝,愣愣的,似乎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小小地打了个呵欠。

“嗯……好困啊。”

“金,别睡!睁开眼睛!”

但金就像听不见一样。

“今天……这么快就结束了啊。”

“金?”

“晚安,格瑞……”

“金,金——!”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到这座塔后,难以理解的事太多了。

突然就“结束了”的凹凸大赛。

自称引导人的八岁时的金。

还有刚才那扇门……只是碰了一下而已,为什么?

门背后有一团光堵住了门口,从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。

……

看来只能进去了。

格瑞找了块干净的地方,轻轻地把金放下,自己拿起了烈斩。

一步踏进去,门中刺眼的光包围了过来,瞬间像是被卷入沙漠的怀抱。

踏踏——

有谁来了。

格瑞眯起眼,却依然看不清来者的模样。

“你终于来了……”

那人话音一落,四周的光就向他身周飞去,模糊了他的身形,只剩下如夜的冰凉。

格瑞直起身。

这是一个空旷的大厅,除了正中央的又一扇门外什么也没有,四面墙上都嵌着一扇禁闭的落地窗,像镜子一样,看不到外部。

来时的门已经消失了。

站在格瑞面前的人形光源,应该就是刚才声音的主人。

或者说最终boss。

“神使吗?”

那人笑了。

“你可以这么理解,参赛者。”一个短暂的停顿,“首先,要恭喜你。参赛者格瑞,你通过了凹凸大赛最后的考验。”

果然……

格瑞没有开口,神使自顾自地继续说着:

“不过这也只是走个流程而已,要是你没能通过那才叫人奇怪。”

语速加快了。

“而你应该明白了‘引导人’是什么了吧,对我来说那只是另一名参赛者,对你,虽然样子不太一样了,不过他应该是你的……嗯,‘朋友’没说错吧?”

格瑞没有回答。

“而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引导人的‘使用方法’。”他也不在意格瑞是否回答,就像按照事先写好的剧本,只要演完就好。

他向侧面走了几步露出正中间的门。

门和之前一样的橙色和金色。

但是能看出来了,那是金。

格瑞呼吸一顿。

“没错,引导人就是打开这扇门的钥匙。”

神使说着打了个响指,一脸茫然的金就出现在了他身边。

“诶,格瑞?”

“金!”

“别那么激动,”神使退了几步,“他也不一定是你认识的那个金。”

不……他就是金,虽然有无法解释的地方但这点绝对没错!

格瑞上前将金拦到自己身后,抬眼瞪着那位神使大人。

神使明显一愣,是对自己的小恶作剧没有半点作用而惊讶吗?

神使说:“好吧。参赛者金在之前的比赛中已经被淘汰,我通过大赛系统中残余的信息和他剩下的元力,再现出了‘金’这个个体,不过毕竟不完全,只能恢复到八岁的状态。”

“那记忆呢?”

“损坏了吧,但其实感觉还留着。”

接着神使看向金,对他说:“金,你觉得……格瑞怎么样?”

金被他们的对话弄得摸不着头脑,不过见有人问自己,便直接回答了。

“格瑞他当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啦。”

“明明才刚认识七天?”

“啊?嗯……是感觉有点奇怪,不过真的就是这样嘛!”

神使轻笑出声。

“嗯,就是这样。”他看向格瑞,“那么,格瑞,打开门吧。”

但格瑞依然不回应,反过来问:“这里并不是现实吧。”

“对啊。”神使也不恼。

“那如果登塔中掉下去会怎么样,虽说没有完成这个流程,但毕竟是胜者吧。”

神使犹豫了一下,说:“会回到来时的星球,坠塔者会被视为放弃作为胜者的一切权利。”

得到了答案,格瑞拉过金,走到窗边,烈斩一挥,玻璃毫无抵抗地碎了。

“不阻止我们吗?”格瑞问。

“祝你好运,还有别再来凹凸大赛了。”

格瑞有些差异地回头,神使背对着他们。

“格瑞。”

一直沉默着的金开口了,他低着头盯着下方的深渊。金用力深吸一口气,再缓缓地吐出。

金抬起头看向格瑞,没再说什么,就拉着他跳了下去。

这样就对了,神使闭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……

“唉——格瑞原来真的会这么干,不过如果不这么干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我也没想过居然真的会这么顺利。”

金和格瑞走后,神使一个人坐在地上自言自语。

“不过也对,因为那是格瑞嘛。”

神使走到窗边,看着其中映出的自己,喃喃道:

“我不是金。”

但我又能是谁呢?

……

而此时,在凹凸星球,裁判长正在宣布着:“凹凸大赛至此圆满结束,本届大赛的获胜者是——”

“金。”

END

大家还记得这瓶罪恶的矿泉水吗?_(:з」∠)_

『矿泉水』
自来水已经满足不了当代人了,这是为他们用深层海水加工的饮料,矿物质丰富。

喜爱度(喜欢→讨厌:★→◎→○→△→✘)
狛枝凪斗:○
食神白夜:○
田中眼蛇梦:○
左右田和一:○
花村辉辉:○
二大猫丸:○
九头龙冬彦:○
终里赤音:○
七海千秋:○
索妮娅·内瓦曼德:○
西园寺日寄子:○
小泉真昼:○
罪木蜜柑:○
澪田唯吹:○
边谷山佩子:○
日向创:我猜也是○

嘛啊,毕竟只是矿泉水。
下一个做什么好呢?┗=͟͟͞͞( ˙∀˙)=͟͟͞͞┛
(自己好像有病系列)